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先拆迁后规划 城中村拆迁圈地的郑州样本

2019-11-23 点击:951

中国住房新闻记者崔军民|郑州报道

郑州轰轰烈烈的“拆迁运动”一直备受争议

其中,前河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吴天军的倒台与拆迁有关。 “郑州城市建设史上最大的拆迁运动”也是吴天俊时代的前奏

根据官方数据,截至2015年11月,“十二五”期间,郑州市四个开发区、六个市区和县镇、产业集聚区和新集聚区规划区内共搬迁627个村庄,搬迁175.65万人。郑州市的总体规模保持了每年搬迁100多个村庄的进度。 其中,中心城区476个村庄(合杭空港区107国道以西封闭区内)被拆除重建383个村庄,占总数的80%。 迄今为止,郑州的大规模拆迁仍在继续。

不可否认,郑州市日新月异。 郑州似乎已经从一个大村庄变成了一个大城市,有效地解决了过去几年里城中村给郑州带来的隐患。新的道路、地铁和高架道路拓宽了城市的背景,拓宽了城市的框架。

然而,在这些“钢筋混凝土”背后隐藏着一系列冷酷的数字和家庭悲剧

强制拆除的案例屡见不鲜。 在这些大规模拆迁的背后,由于种种原因,大量的土地被囤积和遗弃。 大量拆迁安置房项目无证建设,工程建设进度缓慢,甚至多次停工。多年来,重新安置的家庭一直过着“短暂”的无定居点生活。甚至有些老人在等待安置住房时相继死去,而有些年轻人至今还不能搬进婚姻住房。 据相关媒体报道,在汉武帝时期,郑州有400多个报亭被拆除,22个造价超过2000万元、仅使用五年的快速公交站台也被拆除。

郑州市中原区的“拆迁运动”也充满了野蛮和震撼 它已经成为郑州市村庄拆迁和圈地的缩影。 2019年10月21日至25日,中国房地产报记者在郑州市中原区进行了走访调查。拆迁和规划的后遗症影响深远。城市中的许多村庄现在陷入混乱,许多没有被重新安置的村民长期处于“过渡”状态。

在国家土地资源稀缺和供需矛盾突出的严峻形势下,闲置土地已成为制约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主要瓶颈 大量土地被囤积和遗弃,移民住房项目无证建设,项目建设进度缓慢。这些问题对于郑州市政府和区县政府来说更加困难。

-野蛮的拆除和旧村庄的废墟

在记者走访的许多村庄的旧址,包括郑州高新区丁庄村、富庄村、坦诺加村、小李庄村、徐水村、赵村、郑州市惠济区老鸦陈村,被称为“郑州市最大的万人城中村”,房屋倒塌,一块砖瓦破碎。 目前,这些古老的村庄已经成为废墟。 只有少数“钉子户”仍然住在以前的村子里。有些人住在一两栋尚未拆除的房子里,而另一些人住在临时搭建的房子里。 然而,记者走访的中原地区的所有安置房项目都处于停工状态,甚至有些项目仍是一个大坑。 据了解,多年来,这些项目时有建设,无用的规划许可证,国有土地使用许可证,建设规划许可证和施工许可证等程序

据公共媒体报道,2010年5月27日,郑州市中原区徐水镇的拆迁造成死亡。停止拆迁的商人陈贤碧被一台挖掘机从二楼顶部“推倒”,当场死亡。

2016年4月22日,在郑州高新区诗佛办事处的“拆迁清理”活动中,白鹿屯村村民曹春生的房屋被强行拆除,仅留下其中一栋三层房屋的一半屋顶和墙壁。2017年9月4日,“零清算计划”再次实施。那天下午,几十个人包围了曹春生剩下的房子和他们隔壁姐姐的房子。 两名保安在现场被刺伤,一人死亡,一人受轻伤。 曹春生被指控为故意伤害案的嫌疑人。第一次审判已经完成,但尚未做出判决。

\\\\\\\\\\\\\\\\\\\\\\\\\\\\\\\\\\\\\\\\\\\\\\\\\图为富庄村移民住房项目。

强迫驱逐不仅频繁发生,而且在随后的重新安置住房项目建设中,所有环节都涉嫌违法。 记者从郑州市管理局获得了一份《中原区安置房提前开工分地块台账》,显示中原地区20个村庄安置房项目点中只有3个被摘牌,土地规划许可证已经发放。 三个安置房项目中,只有两个获得了国有土地使用证。 而其他17个项目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开始施工

但是,郑州市政府有关文件指出,“根据郑州市建设厅《关于中原区提前开工安置房项目有关问题的函》通知精神,中原地区16个安置房项目和20个安置房地块均为中原地区村庄改造项目。郑州市建设厅已确定该项目符合安置房提前开工的相关要求,并同意在不启动处罚程序的情况下继续施工。” ”

记者注意到,郑州市政府上述声明所依据的文件为《郑州市人民政府市长办公会议纪要》([2018)103号 市长办公会议认为,中原地区16个安置房项目中的20个安置房地块符合《郑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加快棚户区改造工作的通知》([〔2014〕18号)和《郑州市人民政府市长办公会议纪要》([〔2018〕103号)关于安置房建设提前开工的相关要求,同意继续建设。 市城管委、市建委、国土资源局等相关部门不再启动处罚程序

记者走访的村庄在2013年、2015年和2016年前后都开始被拆除。 然而,这些村庄成千上万的村民仍然过着没有定居点的“过渡”生活。 记者走访发现,仅在丁庄村,在过去几年的"过渡"生活中,许多老人在能够住在安置所之前相继死亡。 为了埋葬这些老人,他们的家人必须从市区回到旧村庄的废墟,为这些老人举行葬礼。 然而,到目前为止,村里一些应该很久以前就结婚的年轻人还不能呆在婚房里。

━ ━ ━谁拆除了“不在拆除范围内”的丁庄村

中原区徐水村的一栋钉子户仍然住在旧址上的一栋简单的房子里。

郑州市囤积土地令人震惊 郑州市大规模强制拆迁的背景主要是基于城中村改造、城中村改造、旧区改造等相关政策。

根据官方数据,截至2015年11月,“十二五”期间,郑州市四个开发区、六个市区和县镇、产业集聚区和新集聚区规划区内共搬迁627个村庄,搬迁175.6万人。郑州市的总体规模保持了每年搬迁100多个村庄的进度。 其中,中心城区476个村庄(合杭空港区107国道以西封闭区内)被拆除重建383个村庄,占总数的80%。 迄今为止,大规模拆除仍在继续。 “这些拆除涉及郑州的所有村庄,十分之九的重新安置房屋尚未完工 一名当地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记者走访发现,许多拆迁家庭认为拆迁补偿不公平、不透明,他们在网上投诉,以真实姓名举报,并提起行政诉讼。

根据记者的搜索,仅郑州市中原区人民政府就卷入了1100多起行政诉讼。 其中,中原区政府被起诉为强制拆除合法房屋的被告。 据《河南商报》报道,中原政府已经被列入违背诺言的名单。 根据该报告,中原地区政府的法定代表人和主要官员将被限制在高铁和星级酒店上的开支。

丁庄村村民谢静作为丁庄村为数不多的“钉子户”之一,一直认为丁庄村拆迁补偿存在一定的可疑性。 他们不仅通过互联网举报,还根据《政府行政信息公开条例》向中原区政府、郑州市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提交了数十份行政信息公开申请。 他还要求“中原政府披露丁庄村赔偿的细节”,并从行政信息披露和行政复议到提起行政诉讼。

在郑州市中原区政府、郑州市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的数十份行政信息公开申请和回复中,记者梳理发现,郑州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的回复中注明了丁庄村一组自然村土地利用规划的审批,“该区域是郑州市总体规划中的保护性绿地。目前,还没有相关单位申请编制该地区的控制性详细规划方案。” 谢静告诉记者,“这一答复意味着丁庄村的一批自然村根本不在拆迁范围内。”。 “然而,这块原计划作为保护性绿地的土地却被公开强制拆除

谁拆除了丁庄村的房子,哪个不在拆迁范围内?谢静说:“请披露丁庄村拆迁改造项目的名称,请披露负责实施丁庄村房屋拆迁的主体。” 以中原政府再次被要求披露其行政信息为由,中原政府回答道,“中原徐水街丁庄村拆迁工程是丁庄村作为一个整体的自主改造和搬迁工程。" 中原区政府不知道拆迁主体,建议你咨询中原新区丁庄区改造指挥部。 ”

随后,谢静向中原发展改革局和统计局申请公示,理由是“请公开与丁庄村拆迁安置有关的申请文件和批准文件。" 经过几轮申请和回复,中原发展和改革局终于回复,“本项目是郑州中原新区丁庄移民安置区项目”。本项目建筑面积为724亩 中原发展改革局和统计局回答说:“该项目总投资43亿元,全部由政府投资。” “

然而,中原政府的答复引起了谢静和丁庄村村民的许多怀疑。 中原区政府回复“该项目于2018年10月8日由河南城头中和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和建设公司”)投资建设”,变更了投资主体,而在对公示申请的其他信息回复中,显示相关信息不存在。

在谢静看来,中原政府含糊其辞的答复似乎是在玩“文字游戏”,甚至有“交换概念”的嫌疑,认为中原政府的答复程序是非法的。 在谢静向中原区政府、郑州市政府及相关部门提交的数十份行政信息公开申请中,“43亿元资金使用情况”、“中原新区丁庄区改造项目农用地转用计划报告及批准文件”、“丁庄区改造项目补充耕地计划”、“丁庄区改造项目农用地转用计划”, 《丁庄区改造项目征地计划报告及批准文件》、《郑州市人民政府市长办公会议纪要》([市〔2013〕110号)、《丁庄村补偿细则》等。 相关单位以“申请披露的信息不存在”、“内部管理信息不属于政府信息”或“涉及第三方隐私”为理由不予披露。

但是,具体项目的实施以及中原发改委和统计局给出的“丁庄村移民住房项目总投资43亿元,全部由政府投资”资金的使用也引起了谢静和丁庄村村民的诸多质疑。

丁庄村的拆迁主体是谁?中和建设公司是如何参与丁庄村的安置房项目的?根据中原发展改革局的答复,丁庄村安置房项目的申请人是郑州中原新区开发建设投资有限公司 记者发现,该公司是一家国有独资公司,股东是郑州市中原区国有资产管理局。 这也意味着中原政府是这个“计划总投资43亿元”项目的主要投资者

基本情况已经明确,但“该项目由中和建设公司于2018年10月8日投资建设” “谁是这一变化的投资者?

记者从工商信息系统中发现,中和房建公司成立于2017年6月,而上述中原国有资产管理局全资拥有的郑州中原新区开发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持有中和房建公司30%的股份。 主要股东是郑州城建集团投资公司,郑州市政府的国有独资公司。

中国房地产新闻记者在参观中原地区的几个安置房项目时看到,这些项目的建设单位是中和建设公司 记者于10月23日采访了房建公司,办公室负责人告诉记者,“领导不在,细节不清楚。” ”

━ ━ ━规划滞后的主要原因还是

徐水坦诺贾村,中原仍是一个大坑

上述问题的症结是什么,例如大量囤积土地和荒芜土地,无证建设移民住房项目,以及项目建设进度缓慢?

就在去年,2018年7月,河南省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召开第五次会议,听取了河南省政府《关于限制土地管理情况的专项工作报告》(以下简称“报告”) 据报道,河南省被怀疑有218,800亩闲置土地,居全国首位。 其中,郑州、洛阳、南阳等五个省级城市被怀疑有较多闲置土地,占全省闲置土地总量的68%。

记者走访郑州时,一些当地内部人士对上述河南省疑似闲置土地的数据表示怀疑。“郑州的整个村庄都要被拆除,太多的安置房屋没有建造,可耕地也被占用。仅郑州一地就有多少土地被囤积和闲置?走到郊区,哪里的土地没有闲置?”

根据上述报告,闲置土地形成的原因主要包括政府和企业。 其中,政府的原因主要包括:非净转让延误了土地交付,阻碍了项目单位如期进入现场;城市建设规划不断调整,企业征地后无法及时建设。项目审批程序复杂,建设需要办理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施工许可证等一系列手续。只要有一个项目延期,项目就不能按时开始。 企业经营的原因如下:一些企业为了追求最大效益而申请调整规划,往往耗时过长,导致土地闲置;一些企业圈地投机牟利,导致闲置土地。为了完成吸引外资的任务,一些地方放宽了对项目初审的限制。企业在前期占用的土地超过了他们的需求,而在后期由于资金不足而中断了建设。由于市场需求的变化,原有项目发展前景不足,企业减缓或停止项目建设,导致土地闲置。

郑州当地一名房地产官员告诉记者,当地政府重视工业发展,要求先发展工业,再发展住宅。开发商认为,先开发房屋可以迅速收回资金,并给商业部门带来流量,这使得许多开发商停下来观望。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郑州大规模囤积和荒芜土地的主要原因是“先拆迁,后规划”的后遗症,这直接导致大量土地无法拍卖。

10月25日,中国房地产报的一名记者就郑州市大量闲置、荒芜的土地和大量拆迁安置房项目建设进展缓慢的问题,走访了郑州市委宣传部。信息部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你需要采访哪个单位,不经过宣传部直接采访是可以的。" 记者发函访问中原政府,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任何回复。

(本文发表于11月11日中国房地产新闻第三版,严旭主编)

流程编辑:曹冉静

点评:戴史超

中国房地产新闻版权

本文首次发表于微信公众号:中国房地产新闻 文章内容属于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贺勋的立场。 投资者应根据这一原则自行承担风险。

(责任编辑:王志强HF013)

桂林将强化中心城区的核心作用,绘就“一核三极三带多点”全域旅游新蓝图

亚心网 版权所有© www.xatst.com 技术支持:亚心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