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30多对“一线夫妻”奋战在金银潭医院!咬紧牙关战斗到最后!

2020-02-24 点击:1232

“我们一定会战斗到底。我们都需要做好长期准备。”2月13日中午,临床检验医生吴志强和他的妻子在武汉市银滩医院进行了一场对话。

在这家医院,有30多对夫妇在前线战斗。

他们的故事和他们的家庭是武汉所有一线医疗和工作人员抗击“流行病”的缩影。

1

丈夫黄汉平,妻子张莉

张莉和黄韩平在隔离衣上写下他们的名字和祝福词。当他们穿上隔离衣时,每个人看起来都一样。只有写下他们的名字,他们才能认出彼此。

54岁的黄韩有两个职位,在医院二楼担任医疗顾问,在医院三楼的隔离病房查房。51岁的张莉是医院三楼病房的主任。

两人是湖北医学院(现武汉大学医学部)的校友。毕业后,他们结婚并一起工作。2003年,他们在武汉携手抗击非典。

在工作日,他们都在各自的部门忙碌。疫情爆发后,这两个人又有了一次并肩工作的机会。在一起巡逻时,他们会写下自己的名字,并在对方的防护服上“欢呼”。

一个由张莉照顾的病人有了很大的进步。当她准备在查房后离开时,病人双手合十,感谢张莉。张莉说:“这是作为医生最快乐的时光,证明你为病人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两个女儿已经结婚,“所以面对流行病,我们没有任何顾虑”。

这对夫妇希望武汉能在樱花季节前恢复正常。那时,他们想好好休息一下,回到他们的母校去看樱花。

2

丈夫杨志峰的妻子周霞

丈夫杨志峰的妻子周霞

42岁的周霞和杨志峰分别担任南三楼副主任和综合三区医生。2001年,两人一起进入金印滩医院,并于2003年喜结连理。

这对夫妇工作的两栋大楼相隔不远,但他们很少见面。最长的时间,两人有半个月没有见面了。除了工作之外,这两个人只关心老人和年轻人。每次有人回家,他们都会给孩子们拍一些照片和视频,并把它们发给彼此以示安慰。

这对夫妇希望他们的努力工作能尽快结束疫情,让每个人的工作和生活都恢复正常。

3

老公邓的老婆

老公邓的老婆

邓36岁,是医院的放射科主任技师。他的妻子谢嘉强,35岁,是一个耐多药病房的护士。两人已经结婚十多年了,感情很融洽。

因为丈夫和妻子都与病人有密切的联系,他们不得不把儿子送到他祖父母家,由老人照顾。

一个多月来,为了避免感染,邓和一次也没有回家,一直全力投入到医院抗击新皇冠流行病的战斗中。

双方都希望疫情能尽快结束,病人能恢复正常生活。

4

老公李怡老婆丁涵

老婆丁涵老公李怡

42岁的李怡是南方二楼的医生,41岁的丁涵是北方五楼的医生。这两个人在2002年一起进了医院。他们在医院相遇并相爱。他们在2004年结婚,他们的孩子今年11岁。

丈夫和妻子都在前线战斗。他们担心他们的衣服和鞋子会把病毒带回家并传染给孩子。他们把自己孤立起来,把孩子送到老人那里去照顾。

李逸说,我太累了,回家后都不说话了。这对老夫妇有默契,不需要多说什么。

孩子们很快就会升入初中。当流行病结束后,他们希望有时间补上学业,这样他们就能上一所好的高中,然后上一所好的大学。

5

丈夫李华东的妻子吴双

妻子吴双的丈夫李华东

李华东,一位在综合大楼二楼的医生,和吴双,一位在北楼五楼的医生,都是广西医科大学的校友。丈夫和妻子今年都39岁了。现在,他们的女儿7.5岁了。

寒假过后,孩子被他的祖母带回了河南老家。1月20日,委员会

42岁的刘威目前是华北五楼的一名医生。44岁的方是一名临床护士。两人相爱并在医院结婚。女儿今年将参加高考。女儿身体不好。疫情爆发后,夫妇俩把女儿送到孩子的月经之家,并委托月经来照顾她。

当我看到刘伟的时候,他刚从医院出来,额头满是汗水。刘威说,在连续工作了一个多月之后,他身心俱疲。这家人有两只猫。下班后,夫妇俩会和逗逗猫一起做卫生放松。除此之外,工作是夫妻的全部生活。

关于她女儿的大学入学考试,刘威说她女儿想上医学院。他希望他的女儿能被他的母校武汉大学医学院录取。

说到女儿,方不禁潸然泪下。她的女儿一直在成长,她承受着高考的巨大压力。她身体不太好,患有严重的贫血。

“我们工作太忙了,直到春节前出了点问题,我们才注意到她的情况。我们被紧急送往医院进行为期两天的输血治疗。然而,由于疫情,治疗中途暂停。”

说起一月初患严重贫血的女儿,方因为没有得到良好的康复治疗,泪如雨下。

她只希望她的女儿没有压力,健康和安全。

7

丈夫吴志强的妻子熊燕

丈夫吴志强的妻子熊燕

56岁的吴志强是医院实验室的医生,负责血液检测,而57岁的熊燕则负责实验室的核酸检测。

疫情爆发后,两人在同一个部门,但他们直到下班后才能见面。实验室是对抗病毒的第一线,与病毒正面对抗。丈夫和妻子都经历过非典,都在传染病专科医院。他们对抗病毒已经有很长时间了。琴弦绷得很紧。

吴志强对妻子说:“战斗从这里开始,我们一定会战斗到底。大规模流行病结束后将有一段缓冲期。此时,总医院也许能够休养生息,但金印滩医院肯定会继续战斗。我们准备打持久战,一切都要按照组织上的安排。”

熊燕表示支持她丈夫的想法。她希望在疫情结束后,她有机会去祖国的西部看看那里的大河和大山。

8

老公张,老婆

老公张,老婆

51岁的张目前是北四楼隔离病房的主任。47岁的王芳是综合大楼二楼的一名护士。两人已经结婚24年了,他们的儿子已经上了大学。十一年前,这对夫妇进入金印滩医院一起工作。

疫情爆发后,两人都在前线战斗。每天,这对夫妇都会互相鼓励和支持,并指导彼此要小心。

张说他这么多年没和妻子出去了。“流行病”战争胜利后,他有机会带妻子出去散步,享受两个人的世界,放松一下。对此,笑着回应道,“他说这句话已经很多年了,我都不相信他。”

王芳含泪说她想回宜昌老家看望父母。今年春节,她想回家陪父母。疫情爆发后,她收到了医院的动员令。她告诉父母春节他们不能回家。她的父母送给她一大盒肉饼、肉丸、熏肉和其他当地特产。"他们年纪大了,想好好陪陪他们,为他们准备一顿团圆饭。"

9

老公康老婆

老婆老公康

34岁的康是北方四楼的医生,30岁的是南方六楼的护士。2月14日是他们结婚六周年纪念日。

在同一家医院,丈夫和妻子都忙于工作。六年前的今天,他们向部门领导打招呼,说他们来晚了一点,来到了桥口区

46岁的屠超是南部7楼的重症监护室主任,而43岁的方成是南部6楼的护士长。两人于2001年结婚,他们的女儿已经是大四了。

2019年12月29日,屠超值夜班接诊7例不明原因肺炎患者。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回家。随着疫情的爆发,方成也处于前线。根据医院的安排,两人住在不同的酒店,而他们的女儿由祖父母照顾。

“我一年到头都不怕接触不同的流感患者,但我有点担心暴饮暴食。”方成说,她丈夫在重症监护室的工作非常繁重,他经常熬夜,担心自己太老了,不能养活自己。

虽然两人在楼梯上工作,但大多数时候,两人只能在工作的路上相遇。起初,这对夫妇会聊天,但随着疫情恶化,很难再找到一个轻松的话题。当他们相遇时,他们会有一种默契,一起静静地走在一条共同的道路上。

方成自从女儿上高中后就一直在计划。女儿高考结束后,全家人都会去欧洲,但杜超没有答应。方成说,上次全家出去玩,女儿初中毕业时,杜超请了5天假。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离开过。

11

老公余婷老婆丁娜

老婆丁娜老公余婷

42岁的余婷目前是南四楼的副主任,37岁的丁娜是南六楼的护士。两人于2008年结婚,他们的女儿今年11岁。

从去年12月30日起,她的丈夫余婷就一直住在病房的医生值班室,只是偶尔换衣服才回家。有几次他深夜回家。当他女儿睡着时,他悄悄地看了她一眼。

在工作时,这对夫妇只隔了一层,但他们很少见面。丁娜经常回家。每次他们见面,妻子都拿着换洗的衣服给丈夫。

流行病过后,你对生活的期望是什么,余婷说:“现在,我只想咬紧牙关,挺过这个阶段。我们俩都是非常理性的人。在长时间紧张的工作后,我们的身心疲惫不堪,我们可能会感到很不舒服。最重要的是放松身心,调整心态,顺利融入正常的工作和生活。我们没有特别的爱。在休息时间出去为三个人散步是非常愉快的。”

12

丈夫胡火平的妻子董景韵

丈夫胡火平的妻子董景韵

50岁的胡火平是医院放射科的首席技师。同一个50岁的董景韵是医院供应室的护士长。两人在医院相遇并坠入爱河。他们于1994年结婚,他们的儿子已经25岁了。

疫情爆发后,他的妻子董景韵主要负责医疗器械的收集、清洗、消毒和发放。尽管有风险,但工作时间是有规律的。一般来说,她早上7点到达医院,下午6点下班回家。“丈夫胡火平的主要工作是为不能走动的危重病人拍床边电影。即使他穿着防护服,风险仍然很高,因为他经常需要支撑和抱着病人。胡火平的动手能力很强。他自己做的。他在家里的门和阳台上安装了两个紫外线灯。每次他回家,他都会消毒衣服等等。

有一次,胡火平甚至拍了17部床旁电影,一直抱着病人。N95口罩被擦掉了。事后,全家人都很紧张。回家后,三个家庭成员保持距离。

"这是最令人恐惧和担忧的时刻。"董景韵说,如果患者被如此近距离地接触,就不可能确定是否会被感染。这家人在恐惧中生活了许多天,只有在医院的医疗检查证实他们一切正常后,这三颗心才停止跳动。

董景韵,聪明开朗,希望疫情结束后有一个月的假期。他将和胡夫一起去广西、云南和贵州。“当然,这肯定很难实现。”

老公米鹤峰老婆陈丽

老公米鹤峰老婆陈丽

老公米鹤峰老婆陈丽

老公米鹤峰老婆陈丽

他们的女儿刚刚参加工作,在江苏无锡工作。这对夫妇是第一个知道疫情严重性的人,他们一直告诉女儿今年春节不要回家。然而,女儿非常担心他们,并在武汉关闭的那天清晨乘高速列车返回武汉。

女儿回家后,她也解决了他们的烦恼,在家照顾年迈的祖母。现在她女儿所在的单位通知她在疫情完全结束后返回工作岗位,所以夫妇俩打算开车送她女儿去无锡,工作结束后给自己一个小小的假期。

Source/长江日报

Editor/中华全国妇联网络信息中心张杉杉

亚心网 版权所有© www.xatst.com 技术支持:亚心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