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小米OV组建GDSA意欲何为,成功难度多大?

2020-02-28 点击:1574

文/王新喜

据路透社报道,小米、华为、OPPO和vivo正携手打造一个平台,让中国以外的开发商将他们的应用同时上传到四家手机制造商的应用商店。该平台名为“全球开发者服务联盟”(GDSA),计划于今年3月推出。该平台最初将覆盖9个“地区”,包括印度、印度尼西亚和俄罗斯。作为回应,几家国内公司拒绝置评。

三大工厂对策背后:伤害同类事物的危机感

虽然GDSA官方网站信息没有发现华为的标志或链接,但华为不在该联盟成员之列。

小米也被披露该平台与华为无关。据路透社最新消息,华为正在与小米、OPPO和vivo谈判加入GDSA。从介绍开始,GDSA就成立了,为海外和海外开发商提供内容发布、开发支持、推广运营、品牌推广、流程实现等全过程服务。目前,GDSA为印度、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越南、俄罗斯和西班牙等8个国家的应用商店提供分销服务。

我们知道华为在去年作为一个实体上市后,被谷歌禁止使用谷歌GMS服务,包括谷歌游戏。去年,作者指出了谷歌GMS服务中断对华为的危害:谷歌对特定制造商实施限制,尤其是三星华为等大头制造商,这降低了安卓制造商对谷歌的信任。这不仅动摇了开发商和手机制造商的信心,也削弱了用户对安卓完整应用服务系统的信任,分化了他们自己的阵营,削弱了谷歌应用的潜在用户增长。

目前,三大制造商无意挑战谷歌,但事实上,从更深层次来看,制造商对谷歌去年的转基因禁令也有类似的危机感。他们还需要一个备用轮胎计划,这意味着谷歌正在失去对安卓制造商的信任价值,而作为安卓阵营的领导者,失去谷歌的信任价值是危险的。

因为安卓的稳定性及其市场份额对谷歌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如果安卓阵营分裂,谷歌的核心腹地和盈利能力将受到严重打击。目前,谷歌的主要收入来源的广告收入上限已经设定。根据谷歌2019年第四季度财务报告,Alphabet第四季度的收入增长放缓至17%,低于去年同期的20%。

脸书和亚马逊再次蚕食谷歌的广告市场份额。根据未来产业研究所的数据,谷歌2019年的市场份额略低于2018年,亚马逊以电子商务广告为主的市场份额继续上升至8.8%。

随着广告收入放缓,谷歌基于安卓生态系统赚钱的愿望越来越强烈。例如,早在前年,谷歌就已经对欧洲的安卓手机制造商征收许可费,这些制造商在欧洲市场预装了谷歌邮箱、Youtube、谷歌地图、Gmail等。并在欧洲市场销售。

如果谷歌想在安卓生态系统中移动它的刀,它仍然是安卓手机制造商受伤。这也是为什么小米的联合分销应用和分销聚合平台是一种在危机中保持温暖的拥挤。在华为之后,三大工厂仍然担心谷歌的禁令有一天会落在他们自己身上,他们需要为未来最坏的情况做好准备。

这可以被视为三大工厂向谷歌施压、提高自身声音的一种对策。毕竟,如果谷歌GMS服务不能完全失去中国手机军团市场用户的支持,中国已经占据了世界五大安卓制造商的第四位。如果只有三星能被谷歌GMS服务覆盖到前五名的制造商,这将是对谷歌GMS服务的用户牌照和广告收入的一个重大打击。因此,三大制造商可能仍然希望谷歌在考虑安卓制造商时能够谨慎。

回到三大联盟的话题,业界想知道为什么华为不在其中。

智虎的一些用户说三个小米OVs的销量是一样的。如果利润被分享,三个小米OVs同样被认为是有意义的,但是s

在我看来,可能还有另一个原因:目前谷歌全球移动通信系统的禁令只针对华为。如果华为加入联盟,四大工厂联手对抗谷歌的战略意图将是显而易见的。对小米来说,华为首先受到了大湄公河次区域禁令的限制。考虑到海外生存的风险,有必要在谷歌全球管理系统之外制定一个备用轮胎计划。虽然三大工厂不想被谷歌控制,但他们暂时也不愿意明确地冒犯谷歌。他们可能会在不引起谷歌警惕的情况下,低调占领海外应用程序分销市场。

有可能从核心联盟的游戏中分一杯羹。

在GDSA成立之前,三家华为OVs在国内市场有一个类似的应用联盟“硬核联盟”。根据艾瑞咨询的报告,2019年前三个季度,核心联盟占中国手机游戏渠道渗透率的65.7%,远远超过了包等互联网公司的应用商店(31.4%)和360名手机助理(16.7%)。

GDSA有点类似于将国内“硬核联盟”游戏复制到海外。换句话说,开发者不需要分别注册每个制造商的应用商店,只需要向GDSA提交一个应用,它可以同时在三个主要工厂的多个应用商店上架。对海外开发者有一定的吸引力,因为这是一种一次性开发、多平台发布的资源集中模式,提高了应用发布的效率,减少了开发者的成本投入和资源浪费。

然而,由于海外市场的应用市场几乎被谷歌游戏所垄断,在海外复制国内硬核联盟的成功几乎是不可能的。然而,仍有可能在一些海外地区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

就市场份额而言,三家制造商在全球市场的比例已经达到26%,接近三分之一。在拥有大量用户的新兴市场,如印度、东南亚、俄罗斯和其他国内手机市场,GDSA相当于仅次于谷歌游戏和苹果应用商店的第三大交通中心。它让海外开发商和出版商更容易在一站内接触到更多的渠道用户。

毕竟,三大工厂的海外用户数量正在上升。在新移动用户数量趋于停滞的时候,开发者在谷歌游戏上实现高增长并不像过去那样困难。除了安卓和iOS阵营,GDSA是应用程序开发者的一个新兴潜在市场。然而,困难在于开发人员需要增加额外的人力和物力资源以及对资源的投资,例如开发和技术,以开发应用程序平台。投资后是否会有足够的结果还有待观察。

然而,对于海外市场的安卓用户来说,预装的谷歌GMS服务仍然是不可或缺的,它甚至决定了哪些手机用户会选择。也正因为如此,作为谷歌GMS服务的核心组成部分之一,谷歌游戏应用市场为谷歌带来了大量收入,2019年实现了约88亿美元(约614.7亿元人民币)。当然,谷歌游戏的收入仍然落后于苹果。苹果应用商店在2019年获得了大约150亿美元(1047亿人民币)的年利润。

GDSA背后的战略意图和困难

三大工厂搭建新平台,一方面从硬到软,开辟新的收入渠道。谷歌和苹果都在软件服务上赚了很多钱,但是中国手机制造商仍然主要依靠硬件来赚钱。目前,手机硬件的增量空间正处于高峰期,规划一个应用软件分发平台也是一个及时的举措。另一方面,它可以帮助国产安卓应用走向海洋。此外,它还可以引入大量国外应用,丰富应用类别,形成第三方软件生态系统。

难点在于如何与开发商就比例达成一致,并使应用的曝光和排放、下载和安装、支付和售后的整个过程贯穿始终。在制造商内部,他们还需要考虑如何平衡各自的利益,扩大生态系统。

GDSA目前仍然可以说是一个松散而独立的联盟形式。例如,从其游戏发行模式来看,三大工厂是一个渠道联合模式,要求开发者访问平台所拥有的SDK。然而,接入层

此外,三大工厂需要考虑如何在体验和易用性方面快速抓住第一波种子用户和开发人员。启动圆传播是关键。因为海外市场面临的最大障碍是用户习惯的问题。

谷歌GMS服务在海外是标准的,包括谷歌搜索、Gmail邮件、谷歌云存储、YouTube、谷歌游戏等。这涵盖了海外市场的绝大多数安卓用户群。谷歌服务创造的易用性不仅赢得了开发者的青睐,也让用户难以逃脱。许多用户甚至拒绝没有谷歌播放器和谷歌服务的安卓手机。

GDSA平台模式可以让开发者以低成本上传应用到平台上,但是如果应用开发者不能赚钱,就很难有长期的保留率。

在目前情况下,三大工厂可能会计划让GDSA平台和谷歌GMS服务共存,这样海外市场的用户可以逐渐适应和熟悉这个过程,这也给手机制造商带来了困难。一方面,他们将缓解与谷歌的关系,同时为用户带来有价值和独特的应用内容和服务,让开发者可以看到盈利前景。其次,它需要做最坏的打算。未来,如果谷歌GMS服务被排除在外,它能否在海外发挥主导作用,能否给出一个适当的过渡计划,使用户体验不会受到谷歌GMS服务的重大影响?然而,这在短时间内几乎是不可能的。

本质上,这三家公司建立了一个全新的海外应用商店来检查和平衡谷歌海外市场GMS服务提供的不确定性,这也是他们的计划B。从战略上讲,手机制造商越大越强,关键服务和技术被他人控制的越少越好。从华为推出的HMS服务到小米OV的GDSA平台,这些布局都是为了去谷歌化。他们都需要防范谷歌未来不确定的禁令限制。为了进入海外应用分销市场并获得市场份额,将海外市场从硬扩展到软,形成自己独特的应用分销生态,还可以大大增强用户的粘性。

进攻是最好的防御。这三个公司联合起来反击攻击。他们走对了路。但如何在谷歌主导的应用市场低调成长,考验了这三家公司的智慧。

亚心网 版权所有© www.xatst.com 技术支持:亚心网 | 网站地图